雅博登录

西交利物浦大学席酉民:数智时代产业家与生态红利创获

近日,2022全球商业创新大会在广州隆重召开。围绕企业如何快速实现数智化转型,构建和发展全新的竞争优势等话题,用友与广大合作伙伴、媒体、咨询机构、协会组织等代表汇聚广州,共同探讨“新技术、新商业、新模式”。

本次会上,西交利物浦大学执行校长席酉民以“数智时代产业家与生态红利创获”为题做了精彩演讲。针对企业数智化转型实践提出了新概念,他表示,在企业数智化转型的趋势中,我们需要实现智慧超越和价值超越,在此过程中,产业家将发挥重要作用。产业家通过把核心企业、核心价值创造以及相关业务整合在一个系统中,从而实现生态红利共享。

先生们、女士们,大家上午好!我跟大家分享一下,企业数智化转型过程中真正意义上的超越,所以接下来会提出几个新概念,这些概念虽然基于BIP平台和数智企业,但又超越了数智企业。

当下,我们都处于动荡不安的世界中,没人能预测明天会发生什么。在这种情况下,世界发生了根本性的改变,我们若想应对这种改变,需要你我他联合起来一道去应对,这种合作一定是未来必然趋势。

如果你消极地看待世界,势必到处是风险,反之,我们也能发现精彩,问题是我们该如何驰骋于世界的风口浪尖上呢?

虽然我们身处的环境充满不确定性,但有一点好处就是数字化、网络化,其实是把一个全球物理上分割的世界链接起来了,而且这个世界也出现了很多新特征。我用“UACC”来概述,即不确定性(Uncertainty),模糊性(Ambiguity),复杂性(Complexity)和多变性(Changeability)。因为运转机制的改变,使得我们的生存方式和认知世界的方式也发生了范式革命,在范式革命下会催生包括教育、软件,企业、产业集群等很多种生态,这些生态一定会促使产业家的涌现,从而进行生态管理。在生态管理时代,我们需要一种新的心智去面对企业的发展研发和产业转型。

企业的发展其实是一条曲线,会面临各种挑战,透过这些挑战,我们会发现不同时代所依赖的机制大有不同。计划经济时代的特点是控制权力机制,市场经济时代主要特点是交叉矩阵交叉协作。如今,我们进入到一个平台经济或者生态经济的环境中,它最大特点是一种自制博弈,从过去横向的控制、设计、权力的机制,让位一种演化的机制,新机制模式下,个人权力被弱化,更加强调合作关系。所以,未来的管理需要两种机制,一种是控制机制,另一种是演化的机制,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决定未来的走向,因为这个世界是互动的过程。

在新背景下一定会出现新载体,换句话说,在数智时代会涌现出一批产业生态,而这些产业生态又不断孕育出各类企业家。简单梳理下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再到数智经济的变化过程,计划经济时代,工厂是主要载体,不管是厂长还是其他管理层,都是以权利来划分;市场经济时代,我们有了企业和企业家,后市场经济时代,出现了很多产业集群,它们以聚集效应形成产业的优势,但也仅仅停留在了多个企业采用集聚效应的层面;而进入数智时代之后,随着产业集群效应的增强,产业生态应运而生。

在产业集群时代,我们会发现它背后的机制改变了。如前面提到的计划经济时代采用的是权利机制,在市场经济时代是权力+市场机制,而如今数智时代又增加了一个新机制,是数智机制、权利机制和市场机制三种机制并行的状态。那么,谁能把这三种机制用好,有能力整合产业资源,并引领产业生态的良性发展呢?他就是产业家。

基于数智化、互联网的不断演化,一个实体的企业,通过内部价值链+互联网、供应链+互联网,再通过产业链+互联网,最后逐步地形成了智慧生态。

基于此,我们的组织结构也需要发生改变。企业组织的转型实际上是角色、关系和流程这三个要素起作用,传统时代,这三个要素是相对确定的,如今,它们发生了变化:关系趋向于柔性、流程在不断创新、角色在演变。最终,这三要素会把一个组织推向网络组织,而网络组织的运行是基于数智化平台的运行,这就是当下的趋势。

若想在新趋势下成长,就必须要实现智慧超越和价值超越,而产业家则通过创造核心价值能力和业务整合能力,让大家享受生态红利。

何为产业家?简言之,就是一个企业家在同时具备专业知识、行业造诣、企业家精神以及跨文化领导力的基础上,完成角色升级。产业家具有两个特点,一是价值创造,二是终身学习,这是我们对产业家的定位。不仅如此,产业家还善于将西方的逻辑思维与东方的整体思维相结合,形成一种新思维,推动智慧超越和价值超越的实现。此外,与企业家不同的是,产业家更注重共赢精神。

所谓共赢,实际上就是为了获得生态红利,即共享红利、共生红利和系统红利。三个红利之间存在一些逻辑关系,跟自身的同质性和异质性有关也和生态的质量有关系。

形成生态,最核心的是围绕产业网。产业网中需要新的管理人员,如项目管理员、供应链管理员。此外,生态耦合观也是必不可少的条件,旨在解决产业融合过程中的生态的拓展、机制的升级、共生的发育等问题。

为实现生态的孕育和调控,最基础的是需要有一个技术平台,通过数智化、万物互联和数智化转型从而实现有限性、规则、组织之间关系以及生态的治理。

唯有完成上述内容,才能实现数智化时代生态的蓬勃发展,才可以涌现出更多的产业家整合、创造出更多的生态,才能够培养出更多的生态耦合观,从而不断提升我们的生态质量,让我们的组织、企业去享受共享红利、共生红利和系统红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