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博登录

利物浦vs曼城布阵得法换人给力瓜帅纠错显功力

安菲尔德之战是利物浦和曼城在今年的第四次交锋,这是一场不够精彩但技术含量很高的对决。受困于双线作战的消耗,两支球队此役的状态均未臻最佳,瓜迪奥拉和克洛普更多地是考虑如何限制对手,双方在前场压迫和中场绞杀阶段倾注了太多精力,低位防守亦是十分谨慎,两家各自的进攻均遭到了对手的有效遏制。瓜迪奥拉的换人调整效果更加明显,可惜马赫雷斯浪费了萨内创造的点球,曼城错失了攻陷安菲尔德的良机。

无论是在德甲时期还是在转战英超之后,克洛普都是瓜迪奥拉最不希望碰到的对手之一,德国人的球队总能依靠简单粗暴的手段摧毁加泰罗尼亚苦心编织的传控网络,在你来我往的对攻大战中笑到最后。在由曼联和切尔西主导的老版红蓝大战告一段落后,由曼城和利物浦演绎的新版红蓝大战正在成为镁光灯下的焦点。克洛普和瓜迪奥拉之间的战术博弈,不仅关系到英超冠军的归属,还将借助英超平台的扩散效应成为引领战术潮流发展的风向标。

经过两位主帅的悉心打磨,曼城和利物浦的风格都经历了一些变化,前者已经将长传和快攻等本土元素融入到了Tiki-Taka之中,后者也基于控制消耗和减少伤病的目标研习了控球和低位防守。瓜迪奥拉在赛前接受采访时明确表示:“龟缩防守很无聊,曼城要主动进攻”,这符合加泰罗尼亚人一贯的以为我主的风格。从上赛季开始,利物浦减少了高位压迫的频率和强度,开始更多地依靠中场绞杀和低位防守与强敌周旋,考虑到红军在连战切尔西和那不勒斯之后已呈强弩之末,关键球员纳比-凯塔无缘首发,曼城有信心通过进攻来攻陷安菲尔德。

克洛普需要在压迫和防反之间做出战略抉择,瓜迪奥拉的赛前工作重点是在“战术”层面,即到底是采取433阵型加强攻势,还是选择352体系首先保证平衡。“我今天学到了很多,尤其是从观察霍芬海姆的表现。他们怎样利用比赛空间,怎样用4后卫阵型踢出5后卫阵型的紧密感,怎样将边路球员内收,都让我印象深刻。”如果说瓜迪奥拉在此前还在犹豫的话,那么他已经通过周中对阵霍芬海姆的比赛收获了想要的答案。

刚刚伤愈的本杰明-门迪首发登场,雪藏孔帕尼而选择了拉波尔特&斯通斯组合,这种较为冒险的防线部署,体现了瓜迪奥拉加强进攻的思路。他的意图就是建构一个由“三个半”后卫组成的防线,沃克靠近中路保护双中卫,门迪向前覆盖边路和肋部,与之相对应的是,同样需要侧翼通道的萨内因为和门迪位置重合而被留作了后手。在中前场方面,每逢大战必隐身的京多安失去了主力位置,斯特林将在安菲尔德接受抗压测试,伯纳多-席尔瓦和大卫-席尔瓦在中场为费尔南迪尼奥提供支援。

同上赛季欧冠1/4决赛阶段那个左路缺少层次、右路锐度不足的三中卫体系相比,瓜迪奥拉此役排出的433切换3421体系具备了两翼齐飞和深度打击能力,球队既可以囤兵中场完成控制后实施提速,也能够充分利用场地宽度完成进攻。事实证明,尽管没有取得胜利,但曼城对红军进攻的限制还是非常不错的,球队在进攻受阻的情况下依然多次利用精彩的配合创造出了一些机会,瓜迪奥拉安排萨内&热苏斯实施后程发力计划几乎取得了成功。

做客多年未能攻破的堡垒安菲尔德,主导球权的曼城在开场后表现地比较谨慎,瓜迪奥拉指挥弟子们通过耐心地倒脚不断调整队形和站位,试图寻找突然提速攻击禁区的机会。从上赛季末段到本赛季前期,红军的场均跑动总量和冲刺频率不断下降,这种趋势在近期的魔鬼赛程中达到了顶点。尽管自身的体能储备情况不容乐观,对手排出的阵容控球和快攻能力都很强,但红军并没有像做客那不勒斯那样采取节能减排模式,克洛普指挥弟子们在前15分钟积极向对手施压。主队的目标并不是直接从曼城卫线球员脚下截获皮球,而是通过合理的站位阻塞曼城后场球员的推进和传球路线,迫使客队的前场球员更多地回撤接球,在中场球员背身接球的瞬间突然加强防守抢断去实施抢断。

曼城参与后场倒脚的球员多达7人,埃德松身前是包括沃克在内的三名中卫,他们与身前的费尔南迪尼奥和伯纳多-席尔瓦距离很近。本杰明-门迪靠近左路的边线站位,如果不能在中路寻求到向前发展的机会,曼城的中卫会将皮球转移到门迪脚下,通过左路发动纵深打击。伯纳多-席尔瓦在中路的接应与持球最大限度地缓解了费尔南迪尼奥的压力,双后腰的站位不仅丰富了三名中卫的传球线路,还强化了边路和中路之间的内外线互动作模式。在伯纳多-席尔瓦深度回撤要球的时候,沃克能够前提到中场作为边后腰发挥作用。

作为一般意义上的德布劳内替身,京多安在连续受伤之后已经失去了作为后腰带球推进化解压迫的能力,德国人更适合在面对弱队时作为前场的接驳器辅助进攻。自社区盾对阵切尔西一役开始,瓜迪奥拉开始更多地将伯纳多-席尔瓦作为中场使用,葡萄牙人的对抗和体能都不出色,但他在遭遇压迫时并不慌张,能够顶住防守人完成持球推进,在遭遇包夹后可以及时地将球分出。伯纳多-席尔瓦能够辅助单后腰支撑中场,老将大卫-席尔瓦就能在更加靠前的位置接球发动进攻。

(瓜迪奥拉为了保证后场出球不惜以牺牲前场攻击力为代价,拖后中场(费尔南迪尼奥)亟待升级。)

上赛季后期,蓝月军团的攻势在进入前场后几乎全部由前场球员完成,单后腰费尔南迪尼奥和四名后卫将更多的精力留在防守端以抵御主队的快速反击。瓜迪奥拉通过限制两名边后卫的助攻来保证强强对话时的攻守平衡,这实际上是背离了他的足球哲学。随着门迪的伤愈复出,瓜迪奥拉终于能够再次推动他心仪的“边卫中场化”战术。

由于两名边后卫职责差异很大,曼城的两翼进攻呈现出了不同的风貌。右路的马赫雷斯更多地埋伏在弱侧承担终结任务,给予其支援的是大卫-席尔瓦和伯纳多-席尔瓦,而不是其身后的沃克。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完成内切射门,阿尔及利亚人也不会急于提速下底,而是适当降速控制节奏,等待后排队友的接应来寻求迂回控制。左路的斯特林和门迪承担着推进和组织任务,他们在落于阵地之后会招呼更多的队友进行局部配合。

伤愈后的门迪展现出了良好的状态,其出色的有球技术和多功能属性,对身前的斯特林也起到了很好的支撑作用。在与萨内搭档两翼的时候(上赛季),斯特林更多的作为无球接应者承担门前一击的重任,多次错失单刀机会令其倍感压力;在马赫雷斯占据右路首发位置时,瓜迪奥拉一般会选择斯特林而不是萨内出任左翼,大卫-席尔瓦作为实际意义上的前腰(正三角中场的顶端)要在中锋身后游弋,传中能力不错的门迪适合在外线游动,在他们中间的斯特林的无球和“内线”技术都很出色,英格兰人能够不断在锋线、左侧边线和肋部之间游走完成各种任务,这是专注于持球突破的萨内所不具备的。

(大卫-席尔瓦、斯特林和阿圭罗在左中场区域完成串联,马赫雷斯获得射门机会。)

在德布劳内缺阵的情况下,阿圭罗作为队内前场持球稳定性最好的球员需要扮演临时前腰的角色,瓜迪奥拉将其作为“中场”来辅助进攻推进,此举既能配合后场球员巩固运输线,也规避了阿根廷人在绝对速度和爆发力方面的劣势。尽管红军的前场三叉戟防守覆盖面积很大,但曼城依靠更多的兵力投入和良好的强弱侧联动保证了传控质量。

(这次进攻推进很好地展示了曼城4231体系的优缺点:双后腰配置加强了边肋部区域的连接,伯纳多-席尔瓦的接应和向前能力很强,大卫-席尔瓦能够及时游弋到有球区域保证接应后腰,但大量兵力堆积在中场导致前场接应点减少,西班牙人策动的长传进攻被范戴克化解。)

阵型重心后置对曼城来说意义重大,然而,投入大量兵力加固后场传导也影响了曼城的快攻效率。比赛中经常出现的一幕就是伯纳多-席尔瓦和大卫-席尔瓦在突破红军的第一道封锁线后,找不到快速向前发动快攻的机会,利物浦利用盯人防守(边卫VS边锋)限制了曼城前锋的起速,范迪克的制空和横向覆盖都很出色,曼城很难通过长传获得快攻机会。

就像上半场前15分钟的抢攻一样,利物浦在易边后也一度主导了比赛。主队在第45到第60分钟之间的控球率达到了65%,红箭三侠多次同时出现在禁区内封锁埃德松的传球路线,马内甚至在小禁区内飞身阻截了巴西国门的大脚球。红军的高低位防守切换表现非常出色,他们的问题在于阵地进攻创意不足,在边路纵深传递被曼城封锁之后,马内的低迷导致红军的进攻只能依赖于萨拉赫,替补出场的纳比-凯塔上镜机会寥寥。几内亚中场无球能力较弱的特点在莱比锡就很明显,他需要球队围绕其打造体系,从长远计,搭建一个凯塔与法比尼奥在中路的搭档的4231阵型或将成为克洛普在下一阶段的战术试验内容之一。

面对主队咄咄逼人的进攻态势,曼城方面的策略依然是通过后场控制来诱敌深入,他们在这一阶段也多次获得了快攻机会。由于中场推进器伯纳多-席尔瓦体能下降后传球失误较多,马赫雷斯两次晃开罗伯逊后的技术处理都不够精准,曼城没能在这段对攻战中取得进球。

令人稍感意外的是,伯纳多-席尔瓦和马赫雷斯并没有被提前换下,热苏斯和萨内替换的是阿圭罗和斯特林,瓜迪奥拉希望前者能够持续冲击洛夫伦打开缺口,后者在左肋部与大卫-席尔瓦形成纵深连线,通过进攻压制利物浦的右路进攻,切断萨拉赫与后排队友之间的联系。第86分钟,席尔瓦中路送出直塞,替补登场的萨内插上得球突入禁区在范戴克防守下倒地,主裁判判罚点球,马赫雷斯主罚将球打飞,阿尔及利亚人近6次操刀已有4次射失,曼城距离胜利仅一步之遥。

同数月前欧冠两回合交锋时相比,曼城方面在阵型结构模式和人员配置方面出现了显著的变化,瓜迪奥拉在强强对话中的用兵思路也终于变得不再跳脱,利物浦方面的变化幅度没有那么大,这种差异是曼城能够在客场终结对利物浦连败纪录的基础。从以我为主张扬风格,到稳字当先力保下限,瓜迪奥拉和克洛普在战略规划方面的思路呈现出了一定的趋同性,这是两人在登陆英超后为适应激烈的竞争环境而进行的改变,他们都在努力地吸收其他元素去丰富自身足球哲学的外延。这场略显枯燥的比赛或许很快就会被世人所遗忘,但却能够在瓜迪奥拉和克洛普的争冠路线图中占据显眼的位置。